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互联网 > 业界动态 > 正文

Ubuntu的野心:打造覆盖各个领域的全能平台

【字体大小: 2013-08-14 17:07 来源:未知 作者:小雪 
导读:虽然Ubuntu创立至今已经将近10年,但仍未盈利。不过,该公司的创始人依然在支持这一项目,为的就是将这款系统打造成为一个覆盖移动、桌面、数据中心等各个领域的全能平台。

搭载Ubuntu操作系统的智能手机

  虽然Ubuntu创立至今已经将近10年,但仍未盈利。不过,该公司的创始人依然在支持这一项目,为的就是将这款系统打造成为一个覆盖移动、桌面、数据中心等各个领域的全能平台。

  以下为文章全文:

  当马克.沙特尔沃思(Mark Shuttleworth)2004年创办Canonical时,他对员工许诺:“你们两年内都可以依靠我。”

  他这么说是为了让团队放松心情,集中精力开发Ubuntu操作系统。沙特尔沃思希望给手下减轻压力,不必非要一鸣惊人。

  他从没发出过“最后通牒”。尽管沙特尔沃思希望Canonical能自给自足,但他始终没有因为亏损而威胁关闭Ubuntu。“我们创业时,我对团队说是两年,”他最近对Ars Technica说,“我没有说‘等到我们盈利’,我说的是,‘你们可以依靠我两年。我希望看到的是通往成功的明确道路,和真正有趣的颠覆。’”

  可是,十年过去了,Canonical依旧没有盈利。

  沙特尔沃思的个人净资产约为5亿美元,他的财富是在1999年将一家数字认证公司作价5.75亿美元卖给VeriSign时获得的。一直到今天,Canonical的所有运营资金仍然来自他个人的资助。

  桌面无法独立生存

  沙特尔沃思至今没有向Canonical的员工发出盈利的最后通牒。事实上,他反而加大了投入,希望突破既有的桌面和服务器业务,借助Ubuntu Touch进军手机和平板电脑市场。

  “我认为桌面就其本身而言将会灭亡。”沙特尔沃思解释说,必须要在移动端取得成功,积极拥抱PC技术属性的变化,才能获得成功。

  沙特尔沃思最初的目标是利用一款基于Linux内核的操作系统,挑战微软在桌面市场的霸权。但这个目标显然没有实现,Windows至今仍然独占93%的桌面操作系统市场,所有的Linux发行版加起来也不到1%。这也就难怪Canonical至今没有盈利了。

  令人颇感意外的是,倘若沙特尔沃思放弃终端计算市场的革命梦想,转而专注于企业客户,Canonical完全可以盈利。多数知道Ubuntu的人之所以熟悉它,是因为这是一款免费的桌面操作系统,但Canonical还有另外一项规模可观的业务,那就是专门为数据中心提供服务器软件和OpenStack基础架构平台。Canonical最明确的盈利道路就是彻底抛弃桌面和移动业务,集中精力发展数据中心项目。

  “我们可以把Canonical压缩成一项能够盈利的业务,”沙特尔沃思说,“我们可以只保留服务器或者只保留OpenStack,那样规模就小多了,就能盈利了。”

  当然,这绝不是沙特尔沃思的计划。虽然他是开源软件的坚定拥护者,但同时也有着更大的梦想,那就是构建一个横跨手机、平板电脑、PC、服务器、云计算等各种产品的全能平台。

  “我认为机会已经增加了,所以我才愿意投资。”他说,“我喜欢颠覆,希望有朝一日,你可以在手机上拥有一款Ubuntu应用,你可以把它停靠到大屏幕上,把大屏幕变成Ubuntu PC。数据可以在使用Ubuntu客户操作系统的云端处理,而这个云也会运行Ubuntu的主操作系统。我现在不想让人感觉我有些妄自尊大,但我认为这的确有可能……这绝对是一种非凡的颠覆。对我来说,将这些组合到一起比任何的独立部分都更加重要。”

  Canonical总部位于英国,在全球30多个国家拥有500多名员工。这家公司还没有上市,所以我们至今不知道他们的营收和成本状况。沙特尔沃思曾在2009年透露,Canonical当时的营收大约为3000万美元,他当时认为公司将能实现自给自足。但此后的营收肯定增加了——尽管Canonical是一家开源公司,因此多数软件都免费提供给用户。

  用免费软件赚钱

  虽然用户可以免费下载Ubuntu,然后安装到任何PC或服务器上(微软Windows和苹果OS X都不行),但Canonical仍有很多赚钱方式。

  在内部使用Ubuntu桌面系统的企业可以向Canonical付费获取技术支持,并应对因为使用Ubuntu产生的专利诉讼。另外,在出售PC时预装Ubuntu的硬件厂商也会向Ubuntu付费,并与之合作确保软硬件的兼容性。中国政府也出资让Canonical为其开发了定制版的Ubuntu系统,取代了Windows。

  家庭用户通常无需向Canonical付费,但该公司还是与亚马逊达成了有争议的协议,将购物搜索结果添加到Ubuntu的桌面搜索工具里,以此获得了一些收益。

  沙特尔沃思不肯透露桌面业务本身是否已经盈利。他说,虽然桌面“显然不太赚钱”,但桌面与服务器业务的确在竞争,看看谁对我们的营收贡献更大。

  “我认为美国人不太了解美国之外的PC世界的多元化现状。”沙特尔沃思说,“但戴尔、惠普、联想三大PC厂商中,今年将有一家有20%的全球PC出货量使用Ubuntu系统,还有一家承诺明年达到同一比例。我认为,剩下的一家也会很快采取同样的措施。”

  但Canonical拒绝透露具体哪家厂商做出了承诺,哪家没有承诺。

  Canonical的服务器和云计算业务有多个收入来源。该公司向使用Ubuntu服务器和OpenStack的企业出售支持服务。他们还销售Landscape,这是一套专门用来控制Ubuntu桌面、服务器和云计算部署状况的系统管理工具。尽管Ubuntu本身是开源软件,但Landscape却是封闭的。Canonical不会将所有的软件源代码都免费开放。

  除了为自己的员工提供Ubuntu的企业外,云计算厂商还通过互联网向所有拥有信用卡的人提供Ubuntu虚拟机。每当你通过云端使用Ubuntu的服务器时,Canonical都能赚钱。

  “你可以下载Ubuntu,我们很高兴为你提供这款产品。”沙特尔沃思说,“但对于提供Ubuntu的云计算厂商而言,由于他们本质上是在代表我们,所以是一种商业行为。”

  由于亚马逊和其他公司的云计算服务都已经大获成功,所以这项收入应该很可观。“我们的目标是成为所有云计算服务的首选方案,”沙特尔沃思说,“我们目前是Windows Azure排名第一的Linux发行版,是亚马逊排名第一的操作系统。在多数提供Linux的公共云中,我们都是排名第一的操作系统。”

  这些公司将Ubuntu作为客户操作系统,但Ubuntu还可以用作主操作系统,也就是让云计算得以存在的那个操作系统。AT&T、德意志电信、NTT DoCoMo、中国移动、惠普、爱立信和Rackspace都已经用Ubuntu和OpenStack搭建了IaaS(基础架构即服务)云计算产品。

  OpenStack开源项目并非出自Canonical之手,而是由Rackspace和NASA(美国国家航空航天局)共同开发的,但OpenStack是在Ubuntu上设计的,使之成为了这套软件的默认操作系统。但Ubuntu云计算副总裁凯尔·麦克唐纳(Kyle MacDonald)3个月前在拉斯维加斯Interop IT大会上对Ars Technica说,OpenStack本身已经改变了IT硬件的部署方式。“现在的规模已经不再按服务器来计算,而是按照数据中心来计算。”他说。

  麦克唐纳还表示,根据通过Canonical系统获取安全更新的桌面和服务器装机量来看,Ubuntu在全球拥有约2200万用户,其中多数都是桌面用户。

  OpenStack仍然处于发展早期,但首批客户中却不乏很多大名鼎鼎的科研机构,例如欧洲核子研究中心(CERN),也就是大型强子对撞机的运营机构。目前的多数OpenStack云可能都处在原型和概念验证阶段,并非收费产品。

  但沙特尔沃思说:“全球现在大约有六七家规模最大的电信公司正在运营Ubuntu OpenStack云。”他表示,其中一些已经签订商业条款,还有一些正在落实条款。更加有利的是,这些运营商可以帮助Ubuntu向移动市场拓展。

  筹资3200万美元

  Canonical的计划是推出搭载Ubuntu Touch的智能手机和平板电脑,但这却需要“在设计和工程领域投入额外资金”——这同样要由沙特尔沃思来承担。

  为了降低财务负担,Canonical启动了一个众筹项目,希望为Ubuntu Edge手机筹集3200万美元的资金。这是一款可以兼做PC的手机。当然,沙特尔沃思完全可以自己掏钱,但众筹并不是什么慈善项目,而是一种获取预售订单的方式,使得这款手机的生产物有所值。可惜,从目前的情况来看,这个众筹项目可能会半路夭折。

  即便如此,沙特尔沃思还是有很多理由继续追逐Ubuntu智能手机和平板电脑的梦想。

  “我相信我们有能力同时发展移动和企业市场,”他说,“我显然想让这两个团队都实现他们的目标。”

  如前文所述,在沙特尔沃思看来,如果没有移动端的配合,桌面业务将难以长期为继。正因如此,他拒绝透露桌面业务本身是否已经盈利——即便已经盈利,通过目前的信息也很难判断这项业务能否实现可持续发展。

  “我可以对外公布目前的状况,但我不认为这是关键问题。”他说,“关键问题在于你有没有又繁荣又有前景的业务。我认为桌面依靠自己的力量很难继续位居市场的核心位置。”

  Ubuntu的手机和平板电脑最早恐怕要到明年初才能上市,而由于iOS和Android已经广受消费者的欢迎,所以它将面临艰巨的挑战。

  Canonical不能像谷歌Android那样,利用Ubuntu Touch的广告展开商业化,他们计划通过向设备制造商和运营商收取Ubuntu手机的许可费来创收。

  有意在Ubuntu手机发布时与之合作的运营商包括Verizon无线、德意志电信、Everything Everywhere、意大利电信、中国联通、韩国电信、LG Uplus、葡萄牙电信、SK电信和Smartfren。沙特尔沃思说,他希望Ubuntu的手机市场份额能达到Android的20%,还渴望得到Android应用开发者的帮助,因为这些人中有很多都使用Ubuntu系统进行Android开发。

  当沙特尔沃思说,Ubuntu手机是桌面的延伸时,他的态度很认真。Ubuntu手机操作系统的底层代码将与桌面系统一样,但用户界面有所不同。当与显示器、鼠标和键盘相连时,如果手机的性能足够强大,便可切换成桌面界面,像Ubuntu桌面电脑一样使用——因为它本质上就是一台Ubuntu桌面电脑。

  这是Ubuntu手机的一个重要的差异化因素,但目前仍处在开发阶段。沙特尔沃思两年前甚至连一部智能手机都没有,但他现在已经开始在Nexus 4手机上运行Ubuntu Touch的原型版本。“如果你对它有些狂热,那完全可以用它处理日常的所有任务。”他说,“电话、短信、数据都没问题。浏览器也很好,界面运行速度也很快。但你得是个发烧友。”

  要挑战iOS和Android绝非易事,这一点相信谁也不会否认——看看微软和黑莓的遭遇就知道了。现在就对Ubuntu的前景下判断还为时尚早,因为这款设备还要再等半年才能上市。

  但进军移动市场并非Canonical面临的唯一挑战,它还要在服务器和云计算市场面临Linux阵营最赚钱企业的激烈竞争。

  服务器营收远不及红帽

  市场研究公司IDC服务器市场分析师阿尔·吉兰(Al Gillen)表示,Ubuntu的服务器业务规模与红帽相去甚远。

  “Ubuntu的营收没有达到数亿美元级别,大概只有数千万美元。”他说。由于Ubuntu服务器营收过低,IDC甚至没有将其从Linux服务器营收中单独列出。“我认为他们的服务器操作系统业务不算太强。”吉兰说。

  沙特尔沃思有关Canonical的服务器和云计算业务已经盈利的说法,令吉兰颇感意外。“他们的这项业务已经盈利令我很意外。”他说,“他很少夸大其词。如果他说盈利了,我没有理由反驳他。但这确实很意外,毕竟要靠出售开源软件的支持服务盈利是极其困难的事情。”

  虽然Ubuntu起初是唯一一家开展OpenStack业务的企业,但Canonical现在却必须面对红帽的竞争,后者很擅长用自家的软件和支持合同“锁住”企业,盈利能力也远超多数Linux厂商。

  今年6月在波士顿举行的红帽年度大会上,该公司推出了OpenStack产品,并号称已经针对红帽的旗舰企业操作系统进行了优化。

  吉兰承认,Canonical在向服务提供商出售OpenStack的过程中取得了初步成功,但他表示,“红帽让事情变得有些复杂了”,因为该公司也吸引其他各种类型的企业用户。“如果企业已经使用了红帽,而且计划部署云计算基础设施,便不太可能把红帽换成Ubuntu。”他说。

  红帽CTO布莱恩·史蒂文斯(Brian Stevens)表示,该公司从去年开始从事OpenStack的开发,并安排了100多名员工专门开发这项业务。由于OpenStack从一开始就是针对Ubuntu优化的,所以红帽的开发者对OpenStack的代码进行了更新,使之不再针对单一平台,而是可以运行在所有的Linux发行版上。

  就连沙特尔沃思也承认,红帽在消除OpenStack与其他Linux发行版之间的摩擦的过程中发挥了重要作用。

  红帽较之于Canonical的优势在于,它与采用Linux系统的大企业之间建立了稳固的关系,而且这些企业也愿意花钱聘请科技公司来解决自己遇到的问题。

  红帽之所以安排这么多工程师从事该项目,是为了了解OpenStack的代码,并支持这项技术。“你必须了解每一行代码,而且能够修复和修改它,就好像你是VMware、甲骨文或其他任何企业一样。”史蒂文斯说。

  “这是我们与Ubuntu之间的本质区别。”他接着说,“Ubuntu是一个很好的平台,可以遮蔽IT,还能为企业提供免费的技术。但该公司无法就此构建服务和价值,因为他们没有专门的员工从事这些业务。软件免费,所以软件本身没有价值,真正的价值在于关系。”

  游戏开始

  沙特尔沃思则反驳了红帽的观点,他指出,Ubuntu的OpenStack服务支持多种管理程序,包括VMware、KVM和Xen,而红帽只允许用户使用KVM。Ubuntu和红帽都支持大型虚拟网络厂商,包括思科和VMware的Nicira。沙特尔沃思指出,红帽采用了Canonical开发的cloud-init技术,使得虚拟机可以无需修改就能在不同的云端运行。

  “这是红帽首次面对Ubuntu的真正挑战。”沙特尔沃思说。Ubuntu的OpenStack成本低于红帽,“而且我认为我们拥有经济优势,因为我们的花费没有红帽那么多。”他所说的花费指的是“传统企业销售人员”。

  “我们是一家更加看重研发,并且以技术为导向的机构,”沙特尔沃思说,“我们可以与大型企业、服务器制造商、处理器生产商保持良好的关系,这让我们能够提供一流的基础设施。”

  沙特尔沃思承认,发展桌面、企业和移动业务“可能会竹篮打水一场空”,但对于Canonical来说,不必非得推翻全球最大的企业才能盈利——他们只需要挖掘自己的细分市场即可。“我们不会成为微软,”沙特尔沃思说,“我们甚至也不会成为红帽。”

  最后,沙特尔沃思说,他不想“像做慈善一样发展这些业务”。(不过,他的确在2005年创办了Ubuntu基金会,并捐出了1000万美元,确保当Canonical无法继续运营的时候,Ubuntu依旧可以长期发展下去。)倘若Canonical的任何业务丧失希望,沙特尔沃思都会放弃。“如果你在某个领域丧失信心,就不要再做了。”他说。

  但打造一个横跨移动设备和数据中心等各类产品的全能平台的确很有前景,这也正是吸引他继续投资Canonical的原因。

  如果Ubuntu在手机市场惨败,Canonical随时都可以抽身而出,专心经营企业业务。但现在,Canonical仍在开展“全面战争”。

  “这将是艰难的一年,但也将非常有趣。”沙特尔沃思说,“不过,我对我们过去几年的工作很满意,对我们的基金会也很满意。我很看好我们现在的项目,也很看好我们的竞争地位。我们没有什么可自鸣得意的地方,但我确实认为游戏已经开始。”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责任编辑:小雪】 标签:
    最新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
    发表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密码:验证码: